海座头

屈服者,其嗌言若哇。其嗜欲深者,其天机浅。

我之前大学的时候说过一次假话,我说我希望变成像Q那样人缘好的人,是假的,我当时完全不那样想,现在更不想。

我想成为像奶奶那样的人,冷漠的、独立的、认真的、拼命的。我想做那样的人,这样的想法从当时一直持续至今。

可能是因为当时已经有人说了想成为奶奶那样的人,而没有人说Q,所以我觉得为了避免尴尬或者使话题更有趣而撒了谎,我当时就是那样会莫名其妙迁就的人,自以为善良温柔为他人着想,不是说不好,但是以后不希望自己再这么做了。

我希望能把自己的感受放在其他任何人之上,在保证自己愉悦的基础上再去考虑别人是否开心、自在或者拘谨。我不想再扮演贴心的角色,要贴也只贴自己的,否则也只是倒贴。我希望能坦然承认自己的冷漠和自私,我不想被依赖,毕竟我也不喜欢依赖别人。

我明白一个人活不下去,所以交朋友,可是朋友也有自己的职责界限以及权利领域,我希望告诉每一个朋友。

工作和校园还是不一样的。

在校园里即使不融入集体也能活下去,读书、考试,这些事情一个人就可以办得到。

而工作不融入就意味着失去,没有什么工作是完全不需要同事的,不需要就不会雇佣,没办法融入,就意味着放弃更多的工作机会,学习途径以及进步的方式。

我一个人活不下去,做不好工作就成不了这个领域里优秀的人,我无法接受自己的不优秀。

听一个讲座
发现律师中
也是有很无趣的人的

苏州超美的
好喜欢和瘦三十斤君玩呀
其实我觉得你瘦十斤就好啦
一斤不瘦也很可爱

补一张大哥高考的小红脸蛋

和高中生宝宝告别
好好的过这一段呀
就是休息做自己喜欢的事
以后都不会有了

有了喜欢的的感情
就难免有偏见
会默认为他什么都好 比其他人好
就看不见事实了
只能看见他

觉得今年是过不了了
自作自受
以此为证
过不了就只能怪自己颓